网站导航

合作伙伴

当前位置:主页 > 合作伙伴 >
东富龙:让中国企业在世界上受人尊重
时间:2021-06-13 21:04

  东富龙红白色搭配的展台,让人感觉有不同的格调。白色的纯洁、红色的热情,碰撞的同时又完美融合,不禁让人万分期待,到底是怎样一个企业领导者来经营着东富龙这样充满个性与故事的企业。

  初见郑效友,黑眼圈十分明显,但精神还是很饱满,见到我们和蔼的微微一笑,瞬间化解了我们的距离。在这几天的展会中,他应该十分辛苦,想到这里,我希望我们的采访能够尽快结束。

  知道了我们的来意之后,他主动的把我们带到了贵宾室,说那里更安静,效果更好。

  

  尽管现在东富龙在行业内的地位已经无法撼动,但是每个企业的开始想必都是十分艰辛的,我十分好奇,东富龙在今天的光辉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说到企业的创始阶段,很多领导人都会告诉我他们经历了很多的困难,那段时间十分的艰苦。但是郑效友却告诉我们:“创业初期,我们感觉很幸福。”

  一个企业在创业初期,可能更多的关注于自己企业的发展,随着企业规模的壮大和社会地位的提高,需要为行业的未来考虑更多,也许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能者多劳”。就像郑效友说的那样:“初期我们是为了生存,后来是为了生活,现在的东富龙是为了责任。”东富龙成为冻干机领域的标杆,肩上扛的更多的是沉甸甸的社会责任。

  说到那时候的工作环境,郑效友有些自嘲的说:“租了一个三四百平的小黑屋,就十几个人,我们每天考虑的就是怎么把企业做大,怎么把事情做好,不觉得苦,反而很幸福很快乐。”

  

  制药工业行业虽然不大,但是划分却很细,整个药品生产链条的上下游企业需要的设备各种各样,为什么东富龙选择做冻干机起家呢?郑效友告诉了我们原因。原来,东富龙的很多创始员工都曾在药厂工作过,都是制药出生,知道国内冻干药厂的需求,熟悉药厂制造工艺。郑效友形容他们为“一批非常热爱冻干的人聚合在一起想做件事情”。

  九几年的冻干机市场呈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比较高端有实力的企业客户不考虑国产,只买进口,进口冻干机的价格是国内十倍到十五倍;而国产品牌的冻干机价格非常便宜,但是性能达不到,对产品质量有影响。面对这样的两个极端,一些资金有限的中小企业只好放弃冻干设备。

  冻干机在制药工业内是比较核心的产品,客户群相对来说比较高端,企业在购买冻干机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进口产品。“老外拿冻干机来挣我们的钱,国内又做不出这么好的产品,我们这一群人就有一个梦想,就是想造一个中国的冻干机。”就是这样一批怀着崛起国内冻干机市场的年轻人,带着对冻干机的热爱,带着“打造一个走向世界的冻干机品牌”的梦想开始了属于东富龙的旅程。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东富龙做到了!说到国外的“高端”冻干机,郑效友脸上带着一份决心。他告诉我们,随着这些年的发展,国外的冻干机在国内市场的占有量已经逐年减少,大部分的市场都被国内制造厂家占有。

  

  冻干机是制药机械中的高端设备,很多中小企业对他的价格“望而却步”。那么,现在中国的冻干机市场为什么会如此活跃?郑效友认真的告诉记者:“东富龙生产的冻干机性价比很高。让很多客户能够消费的起冻干机,而在低价位的同时,东富龙的冻干机的质量却是十分过硬的,可以与进口产品媲美。”

  一个企业在竞争中能生存下来,要么是质量优势、要么是价格优势。东富龙怎么能够在如此“亲民”的价格下保证如此高的质量呢?作为一个“商人”,郑效友及他的团队,为什么愿意在同等的付出下得到如此低的回报呢?

  说到这一点,郑效友很自信也很感激,他说:“东富龙的优点是,我们是一批在制药厂呆过的人一起努力来做的,结合了药厂的优势,我们是懂得工艺的机械设备制造商。”原来,东富龙借助药厂的背景和技术的优势,不断的去国外学习一些冻干工艺、冻干制造的优势,将它们融合在一起。他们颠覆了冻干前辈走的路,选择了一条发扬自身优势、带动产业发展的路子。

  

  制药行业相对其他行业来说涉及的上下游产业链比较小,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药品的需求会越来越大,在这样的需求下药机市场也会变得更活跃。许多有远见的企业家看到了这一机遇,纷纷加入制药行业。

  无论是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还是对核心技术的掌握上,东富龙都是国内冻干界的领头者。这样一个佼佼者,对同行内的其他企业执有何种看法呢?“我们行业里更多的是几千万几百万的中小企业,但是他们身上有很多发光发亮的地方,从几个人的小企业开始做大做强的人更值得我们敬佩,他们的身上有一种劲头。”

  

  企业一旦发展到一定的程度,都会选择上市。有的企业上市是为了增加企业的知名度,有的是为了融资,更多的是为了把企业做的更大。但是东富龙不是,郑效友告诉我们:“东富龙上市是为了让中国的企业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

  像刚刚创立东富龙的时候一样,仅仅是为了振兴行业的发展,仅仅是为了能让中国人用上自己造的冻干机。“希望行业里能够真正的涌现出几位能跟国际去争第一的企业。我们上市的目的就是为了做一个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受人尊重的公司。”

  上市企业在国外的认可度比较高,利用融资平台及客户的认可度将企业做大做强,并从国际上引进先进的理念更好的为国内企业服务,东富龙从上市到今天,在冻干机领域已经有不俗的成绩。但是郑效友却十分正色的告诉我:“我们是中国的企业,最主要的客户群体在中国。”

  无论是当年的那个“小黑屋”还是今天的“大展台”,东富龙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

  

  谈到东富龙近来的一些大动作,郑效友十分大方的告诉我们,他们刚刚收购了一家主要做水针系列的企业——“驭发”。东富龙的产品以冻干机为主,驭发则是以水针为主,这对东富龙来说无疑是一个有力的补充部分。说到这个企业,郑效友显然十分满意,他说:“他们非常优秀,从老板到下属都非常和谐,卯足一个劲就是为了把企业做大做强。”但是这样一个把心拧成一股绳的企业,怎么会甘心被人收购呢?

  谈起这一点,郑效友肃然起敬,禁不住的夸赞起了驭发的领导人:“制药行业的重新整合,只有强强合作,才能走的更远。驭发的老板心胸比我们当年更广阔,我们当年创业的时候就是小地主思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现在他们愿意牺牲自己的股份把企业做大做强,这是一份对行业崛起的责任感。”

  对于这样一个值得尊重的企业,东富龙准备如何带领他们快速发展呢?“驭发的企业文化很优秀、很和谐,收购完后我们不会去干预,让他们自由发挥,我们只要求他规范起来,其他的全部都是自己管自己,他们完全有这个能力。”

  

  在东富龙展台的贵宾室里,我们看到墙上贴着三张墙纸,上面分别写着“舍得”、“天道酬勤”和“宁静致远”。郑效友告诉我们,这些都是东富龙企业文化的组成部分。

  东富龙做的是制药设备,工作人员每天与机器设备打交道,难免觉得枯燥。而东富龙的企业文化中的“宁静致远”就是特意为这些技术人员准备的。

  东富龙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一千多个员工了,人多了心难免会比较浮躁,做机械方面的工作,有时一坐就是十几小时,为了一个配件会苦思冥想好长时间,“耐得住寂寞”就成了对技术人员最基本的要求。郑效友十分宽容的说:“八零九零后能够安安稳稳的去做设计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们更需要有文化进行引导。我们希望年轻人在东富龙这个公平的平台上能静下心来一步一步的去做,总会得到回报的。”

  东富龙是一个十分年轻的团队,高层管理阶层平均年龄三十出头,是一个非常有活力非常朝气的企业,也许相对其他企业来说,他们的经验不是很足,但是就像郑效友所说的,因为年轻,所以有的是时间去摸索、去积累,他们总会成长起来。

  

  郑效友告诉我们,他最欣赏的企业家是任正非,因为觉得他更多的具备了企业家的素质,很低调,“把事做好,把个人的姿态放低”,任正非的处事风格与东富龙的文化有异曲同工之妙。

  “求变”是东富龙的文化之一,从内部的人员管理到企业的发展方向,东富龙都是跟随外界环境的改变一步步的改进。这样一帮有理想、有思路的人,创造出了中国的冻干机品牌,相信在这样的发展势头下,中国制药设备在国际上的地位一定会逐步提高,中国依赖进口制药机械的现象将不复存在!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医用敷料类整体市场仍存在非常多的不足,制约了行业的进一步发展,提高产品附加值,依然任重而道远。[详细]

  尽管姜伟是贵州人耳熟能详的药业大佬,但在很多同事和同行的眼中,他又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详细]

  他看报、打高尔夫生活被彻底打破,“地沟油制药”使健康元身陷漩涡,这是他创业近20年来“所遇最大的危机”。[详细]

  收起展开制剂设备制粒机_洗瓶机_水针线_干燥机包装机包装机_贴标机_装盒机_组合机喷码机油墨喷码机_激光喷码机_高速打码机粉碎机风冷式粉碎机_自吸式粉碎机_破碎机中药材人参_当归_三七_黄连_冬虫夏草>

联系方式

邮件:1415994@qq.com
传真:400-0526624
地址:400-0526624
地址:北京石景山区良乡工业开发区建设路22号